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: > 日记 > 正文

鸟的日记80字

2020-11-21 日记 【 字体: 】 标签 : 80,日记 浏览量:390万

啄木鸟的红本日记

走在一条石板路上,看见脚下有本红本日记,大红的颜色,手掌这么大,那在手里,有一种舒服的感觉,翻开一看,咦,怎么是小啄木鸟的日记本呀!

日期:三月四日

天气:晴

“春姑娘来了!春姑娘来了!”。我的朋友小黄骊鸟急急忙忙的飞过来告诉我,怪不得是春姑娘来了,要不,大树公公怎么不戴白帽子了;小河哥哥怎么发出叮叮咚咚的声音;小草、小花怎么冒出了羞涩的小脑袋。今天,风儿伯伯和大树公公为我们伴奏,小蝴蝶、小蜜蜂为我们伴舞,小黄鹂、小喜鹊和我举行了一场盛大的演奏会。

日期:三月五日

天气:阴

我正在专著的看着小蚂蚁办粮食呢,就听见大树公公大喊一声“不好了”!我连飞带跑赶了过去,还没喘匀气,就看见一个人往这儿走来:他穿着一件工作服,头上带着一个帽子,眼睛里放出一阵阵的光彩,只听他还在喃喃自语“一根木头50元,二根100元,哎呀,算不过来了,反正能大捞一笔”,这时,听见大树公公说:“小啄木鸟,你快走呀,他要来砍我哩!”我感到十分不解,反问道:“你为人类作了这么多贡献,人类不应该保护你吗?”大树公公叹了一口气就不说话了。再说,那个不会算术的人,过来之后,先试了试斧子锋布锋利,然后锯了起来,我听见树木大树呻吟的声音,哎,这些人类——这个世界的主宰,猛然间,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!愤怒又气愤地我,飞到那个人身上,狠狠地啄着那个人的脑袋,一下、两下、三下……心里想着:这段木头肯定有虫!那个人落荒而逃,大树公公得救了!大树公公呻吟了一会儿,不一会儿,就活动开了,左一下,右一下,“总算舒服了”,大树公公边伸懒腰边说。

日期:三月六日

天气:雨

应为下雨了,所以栖息在了大树公公的身上,当困的上下眼皮老打架时,我听见大树公公再说话:“人类——他们虽然是世界的主宰,万物的统领,可是如果——他们就无法生存了,他们应当清醒,大地母亲决不会任人蹂蹑的,他会反抗,他会——可是人类,能明白‘吃一届,长一智'的道理吗?"

夜晚,一位父亲和他的儿子在院子里散步。儿子已大学毕业,在外地工作,好不容易抽出时间回家一趟。

父子俩坐在一棵大树下,父亲指着树上一只鸟,问:“儿子,那是什么啊?”

“一只乌鸦,爸爸!”

“是什么?”

“是乌鸦,一只乌鸦。”儿子的声音比第一次大,他以为父亲刚才没听清楚。

“什么?”父亲又问。

“乌鸦。乌鸦!”

“儿子,那是什么?”

“爸爸,那是只乌鸦,听清楚了没有``是只乌--——鸦!”儿子已经边得有些不耐烦了。

父亲听到儿子的回答后,没有说一句话。过了一回儿,他忽然站起来,走进屋里。几分钟后,父亲回到儿子身边,手里多了一个棕色的笔记本。

儿子好奇地看着父亲翻动着本子,他不知道那是父亲的日记本,上面记载着父亲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。父亲翻到25年前的一页,然后开始读出声来:

“今天,我带我的乖儿子到院子里散步。我们做下后,儿子看见树枝上停着的一只鸟,问我:‘爸爸,那是什么吖?’我告诉他,那是乌鸦。过了一回儿,儿子又问我那只鸟,我说那是只乌鸦……

儿子反复地问那只鸟的名字,一共问了30次,每次我都耐心地重复一遍。很高兴能有这样的机会,我知道儿子很好奇,希望他能记住那只鸟的名字。”

说完了。我才发现,这个班很冷。为什么呢?很简单。LOOK!前面有四张桌子,两个人坐的。后面……漂亮!四排冷门兵!班上总共有31人!天哪!我说破班就破班啊!

“好了,贝戈同学,你坐到吴艺同学旁边把!就是最后一桌那个女的旁边。”老师对我说。

天哪!这个班怎么了?下课了也没人出去玩……我无语了!

“贝戈,我叫你贝壳行吗?糖糖有点不怎么……”吴艺说。

我上下打量着这个叫吴艺的女孩,带着一副眼镜,头发短短的,眼睛是眯眯眼,某点似海涛。衣服嘛!一般,没有华丽的外表,很朴素。我真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付起几万块的学费的。

“行吗?”吴艺又问了我一下。

“哦!随便了拉!”我说,“对了,帮我介绍介绍这个破……不是不是,这个班的人吗?”

叮……上课铃响了

“哦,不说了。”吴艺告诉我。

这节课是数学课,一个长得VERY好笑的老师来了。头,扁的,脸,圆的,罗圈腿。好好笑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数学课过了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终于上完了最后一节课。吃饭了!好高兴哦!

这次是和无意(吴艺)以及沉默(林程伊)一起吃的,她们的饭饭好好丰盛哦!

我们聊了好好多多的话题。说真的,我很喜欢这里,比以前的学校好多了,至少还能聊天。

不过,半路杀出个不速之客。某个男的拉着我在车上遇见的COOL小子对我说:“你好,我叫杜志,你可以跟他们一样,叫我纸片。”

这时,他又指着COOL小子说:“这是我们学校的张大校草,张武奔,叫他苯鸟吧!对了,苯鸟,跟新同学打个招呼把!”

“纸片,你的花痴病是不是好不了?看见一个就被迷。”苯鸟说,“对了,你好,糖糖。”

他的手向我伸来,我的心嘣了一下,MYGOD!我不会喜欢这么个人吧!天!救救我把!

“苯鸟属于对外人冷漠,对自己人超外向的那种,兄弟一大帮。虽然叫苯鸟,但是成绩是相当地好。”纸片说。

“是吗?哈哈!对了,你们叫我贝壳就好了!”我笑着跟他握了握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中午过了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下午是活动课,自习课和吃饭,然后就是回宿舍(学校是寄宿的)做作业,写日记,睡觉。”我念叨着。

“怎么了?贝壳?”沉默对我说。

“没啥。走上课去!”

“好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没什么意思的下午过了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吃完了饭,写完了作业真的觉得没什么好做了,现在才8点,还不困,怎么熬过去呢?

“找死啊!小子!”从楼下传出了一个声音。

我立刻的下了楼。天!暴力呀!好好多的人在殴打,好象在殴打谁。苯鸟!

“哈哈!本大侠来了!”我叫着。

“又来了个不自量力的!嘿,长得还不错!”那帮人的其中一个好象是头头的人说。

“小心我报警哦!”我挥了挥手中的手机,上面正写着几个大字:110。

“走!”

那群小混混走了,我连忙把地上的苯鸟扶起。

“猪啊你!惹他们几个!”我说。

“不要你管,这是我自己的事!”

“哦!那我走拉!”

“等等!别把这件事告诉别人!”

“OK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我的日记本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动手写日记了!

想想今天,

很好。

认识了一个笨蛋小子。

发现他,

也有苦衷。

不知道为什么。

自己好象在跟自己

演对角戏。

可能已经喜欢他了把。

也悄然发现,

他很冷,

并不象纸片说的。

不过,

我好象,

真的

喜欢他!